《至正条格》(校注本)补正十六则

[提要]《至正条格》补正十六则 宿晓娟 按:据《通制条格》,“解申”当为“解由”之误。 按:《元典章》卷四六《刑部

《至正条格》补正十六则

宿晓娟

新近于韩国庆州发现的元刊本《至正条格》已于2007年由韩国中央研究院整理出版,分为影印本与校注本。后者的面世尤其为研究者提供了很大的便利。但其整理校注过程中存在一些失误,已有学者对其进行专门研究。笔者在研读过程中亦陆续发现一些错误,同时仍有不能遽断者,兹条列于下。

1、《至正条格》条格卷二五《田令》注18:“《通制条格》里还有‘临漳县达鲁花赤太不花解申内,农事’。”

按:据《通制条格》,“解申”当为“解由”之误。元人徐元瑞《吏学指南》(杨讷点校,浙江古籍出版社,1988年,页42)释曰:“考满职除曰解,历其殿最曰由。”

2、《至正条格》条格卷二六《田令》注30:“《元史》卷八七《百官三》:‘崇祥总管府.正秩三品,至大元年立大承华普庆寺都总管府.二年改延禧监,寻改崇祥监.四年升为崇祥院·秩二品.泰定四年复改为大承华普庆寺总管府.天历元年改为崇祥总管府.’”

按:“崇祥总管府.正秩三品”笔误,当据《元史》(中华书局,1976年)改作“崇祥总管府,秩正三品”。

3、《至正条格》条格卷二七《赋役》注19:“《元典章》卷二四《户部10·租税》《军兵税·弓手户第差税》”。

按:“弓手户第差税”似不可解,当系笔误,《元典章》作“弓手户免差税”,可从之。

4、《至正条格》条格卷二八《关市》“和雇和买”:“至元十九年十月,诏书内一款……”。

按:此处条文并载于《元典章》与《通制条格》,但两者系年不同,《元典章》作“至元九年”,《通制条格》作:“至元十九年”。方龄贵教授指出“二者必有一误”,而“未知孰是”(《通制条格校注》,中华书局,2001年,页527)。由于《通制条格》更近于史料源头,此处系年似可从之。

5、《至正条格》条格卷二八《关市》“牙行欺弊”第四条:“……乾要钱钞,羊牙人等,多取牙钱……”。

按:“乾要钱钞”,《通制条格》作“乾要蓋利”,方龄贵教授释“蓋利”:“与蓋里赤之‘蓋里’同语。蒙古语γaili之对音,税也。”此处“钱钞”亦通。另外,《至正条格》此条注释误注为“方校本418”,当作“方校本417”。

6、《至正条格》条格卷二九《捕亡》“巡尉专捕”:“至元十九年二月,刑部呈:‘圣旨节该……’”

按:《元典章》卷五一《刑部十三·诸盗》《捕盗·县尉巡检巡捕》同一条文系于“至元十八年二月”。另据《元典章》此条和《至正条格》本条注释15,“《元典章》卷五一《刑部十三·诸盗》《防盗·县尉巡检巡捕》”似应改为“《捕盗·县尉巡检巡捕》”。

热点推荐

曹操为何至死都没称帝?司马懿在这次交锋中明白了

曹操为何至死都没称帝?司马懿在这次交锋中明白了

频道推荐